首页 >> 女主享受舌游

飞艇单双二期计划: 1726 自在、富贵、逍遥!

【文学楼】欢迎您牢记域名:,方便下次阅读小说《》最新章节...“那不能够!”牛掌柜算是彻底明白丞相的套路了,这是要不流血夺取琉球王国的所有权利啊,改朝换代还真没见过这么玩的。 尚泰王是第一个,但绝对不是最后一个,远东即将建国项少龙作为义勇军的统帅已经奠定了他远东之王的位置。 无论是称王还是称总统或者首相什么的,名声叫法不同但是第一人的位置是跑不掉的,作为肖乐天的心腹,他肯定有样学样,紧跟尚泰王的脚步,远东献政也势在必行。

一个国家如果把军事权、财政权、教育权、司法权、外交权等等权力都献出去了,那么这也就想当于国与国的融合了。 在华族这面大旗下,琉球第一个走了进来,下一步就是远东,再下一个呢?很有可能是即将被推翻的文莱地区,再往后天知道还有多少地方会融合进来包括大清国的塘沽特区,惹急了直接宣布脱离大清国的统治,宣布独立建国并融合到华族之内,你大清敢打吗?打得赢吗?牛掌柜猜到了肖乐天的计划,浑身激动的都战栗了起来“不能够!咱们不能让尚泰王吃这么大的亏,高风亮节啊!这才是真为琉球万民好的国主呢!我提议献政之后请尚氏皇族一同入隐龙计划”“不就是股份吗?不就是钱吗?我们不小气,我们养他们尚家一千年都养的起”有人提议就有人附和,商人能到财神这个级别的,那就已经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大商家了,这些人对钱看的很透彻,他们绝对不会像那些小商小户一样的吝啬小气。 在他们的眼中,钱就是一个工具,做事业的助力而已,总是从社会中来最后又回归到社会中去,自己不过就是在人生短短几十年中队这些钱有使用权而已,其实绝对不是占有权,钱并不属于任何人。

所有以占有为目的的敛财,这就已经落了下成,这种商人也不会晋升到财神级别。

所以在牛掌柜、米老板这些人的心中,能花钱买来一国,这生意太值了,多给尚泰王一些钱也没关系,养他们代代富贵那都跟玩一样。

柳踌躇拍着手笑道“善!大善!你们既然有这样的觉悟,我又何必多绕弯子,琉球虽然国小但也有四百年国祚了,而且这是明洪武皇帝册封的王国,留下来也是我们缅怀历史的一个纪念”“王室资产其实已将开始统计了,献政之后地方财政将不在给琉球国库递解税收,同时琉球国库也不再往外发放俸禄和各种饷银目前盈余为3100万银元,我觉得咱们大肚一点,就别要了,留给尚泰王算他的入股资金怎么样?”“没说的!”米老板笑道“三千多万换一国,这买卖划算!我建议琉球国库此刻就可以封了,献政之后我们的账花子们接手然后算股,怎么也不能让陛下吃亏不是!”一群人七嘴八舌开始给尚泰王出谋划策,这一次他们是真心想为尚泰王好,大家还真的不想再占这个小王的便宜了。

琉球国库封库,所有财政盈余全部变现为尚泰王的参股资金,加上首里城这几百年来自己攒的小金库,加在一起一共折算了4700万银元。

这是浮财,然后还有固定资产的折算,尚泰王其实才是琉球最大的大地主,首里城这座王宫肯定永远都是尚泰王的,然后那霸城中还有32的地契也捏在皇族手里,更别说其他岛屿上的甘蔗田、酿酒坊、牧场、工厂等等产业。

甚至在塘沽也有一定尚泰王的资产,更别说王宫中的一些文物和财宝了,这些都要清算出来然后以法律形式规定这是属于王族资产,任何人不能轻动。

必须要给尚泰王一个定心丸,华族在得到琉球国政权力的同事,还必须要有所付出,天下没有白占便宜不付出的道理。 而华族的付出就是一个誓言,尚氏皇族融入华族,而华族则永生承认尚泰王的王爵,也同样保证琉球王国不灭。

华族存在五百年,尚家就是五百年的琉球王,华族存在一千年,他们就是千年的富贵琉球王。

这个买卖表面上看尚泰王是吃亏了,但是从长远上来看,他可占了大便宜!真实的历史上尚泰王别日本人掳到了东京,虽然给了个贵族爵但是一生紧闭,最后死的也是不明不白。 日本人灭了琉球王国的国祚,囚禁尚泰王至死,那样的悲惨命运,哪里比得上和华族绑在一起做一个自在逍遥王啊!隐龙计划保证了尚泰王的利益,就冲三十三商联的庞大能量,还有控制央行的权力,隐龙计划每年增值出的红利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尚泰王能够在这里每年吃红利,就足够他过全球顶级王族那样奢华的生活了。

再加上他有那么多土地每年的出息,自己再亲自经营一些喜爱的行业,尚泰王的家族想不富贵都难。

至此,龙凤楼这次会议三件大事全部商议妥当,远东专营的拍卖会在三天后举行,各家纷纷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私下里究竟有多少串联密谋那就不得而知了。

第二件事就是三十三商联的成立,和隐龙计划开始浮出水面,这个绝密计划从现在开始正式启动。

第三件事就是尚泰王的献政,以及之后王族的利益分配。 三件事每一件都无比重要,每一件都牵扯到数亿资产的流动,怪不得肖乐天必须要老丈人出马呢,说实话在整个华族内也只有范镰能够镇得住场面,而且他的商人身份还最合适做这件事。

日轮西沉,月轮东升!龙凤楼内无人有心思饮酒吃菜,大家议论纷纷全是谋划未来的争论之声。

而老掌柜范镰则偷偷的喝了两口苏合香酒缓解了一下心悸,他心中哀叹道“姑爷啊,我老了,真的不知道还能给你干几年了真想看看你将来建立的新世界啊!也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个命!”“远东的事情办完,你赶紧回来吧!我得去看外孙了,我真的已经等不及了”。

标签:女主享受舌游,拓维妙笔平台,重庆北到铁桥